宙斯小说网 >> 黑魔法师 >> 目录 >> 第七十二章 未完的结局

第七十二章 未完的结局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分类: 玄幻 | 异界大陆 | 贱宗首席弟子 | 黑魔法师 
黑魔法师 第七十二章 未完的结局
黑魔法师第七十二章未完的结局

作为帝国防御西边兽人的边陲要塞,城塞中屯扎着近两万正规军,大多是弓箭手与步兵,而距离这里不远的军营,又屯有骑兵四、五千,是帝国一等一的、维系着整个西境重要关卡。小说巴士。

在过去的近十年里,洛恩要塞始终与兽人保持着[良好]的默契,两方虽然骚扰不断,但人数基本都控制在三、五百以下,绝对不轻易开战。

虽然几年都持续着这种不算和平的和平,然而洛恩要塞的指挥官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从来没有对兽人放松警惕,作为现今三十多岁的指挥官很清楚,兽人并不打算与人类和平共处,他们是在积蓄力量。

在这几年中,兽人们在赛特小镇的废墟上建造了先祖祭坛,又围着这先祖祭坛造了一座石头城市,用来建造的石头。全部都是从很远的山上开采下来,凭借着兽人们落后的文明,很难想象他们能够在短短几年之内建造出一座比洛恩要塞还要雄伟的堡垒,这让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受到很大威胁。

他陆续派出了几十次的军队去骚扰兽人建造堡垒的进程,毕竟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在洛恩要塞外面建立基地,但是,因为秉着不想开战的心态,兽人还是成功建造起了一座堡垒。

而一旦堡垒建造完毕,兽人对洛恩要塞的态度就变了,不再是以前那样小敲小打,而是正面大规模的攻击。

七年后的今天,兽人的攻势越来越凶猛,面对着人类的弓弩,兽人们好似不惧死亡般,前赴后涌地冲向洛恩要塞的城墙,尤其是最后几次,兽人甚至打造了投石车。

虽然那些投石车的工艺十分的饿粗糙,但是威力却丝毫不比洛恩要塞的魔晶炮,更糟糕的是,兽人甚至可以驱使强大凶猛的野兽,其中有一些,甚至是堪比角蜥般古老的野兽。

为此,双方都是损失惨重,人类一方倒是还有要塞作为屏障,儿攻城一方的兽人却是什么都没有,两军死亡的比例,甚至达到了一换二。

平均两名人类士兵就能换一名兽人步兵,这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战绩,要知道,如果是在平时,单单一个兽人步兵,就能干掉一个小队的人类士兵。

仅仅几次战斗,兽人至少损失了两万多的精锐步兵,这样的损失,如果对一千年一起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但是现在.....

太阳渐渐地落了下去,又是一天过去了,连带着兽人们地攻势也缓了下来,在洛恩要塞人类士兵的欢呼声中,兽人们背起战死的同伴,一声不吭地撤军了。

连续三个月,兽人猛攻洛恩要塞,这种天亮开战、天黑撤退,堂堂正正甚至几乎愚蠢的战术,至今还没有改变过,说实话,如果撇开身份不谈,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确实敬佩这些兽人。

要知道,在这几年中,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从来没有看到过兽人中出现哪怕一个逃兵。

忽然,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又看到了那么高近三码的兽人勇士,比起他的兽人高大许多,也强壮许多。

布莱恩伯爵清楚,那是兽人酋长的儿子、兽人中的勇士,雅布图,在这几年中,每一次都是他率领的兽人军队,两人也算得上是老交情了。

在这些年的接触中,布莱恩伯爵渐渐了解到,对方并不是什么茹毛饮血的种族,有着自己的文明。

实话说,兽人吃人么?吃!

但是他们吃的饿最多的并不是人来,而是他们部落里的自己人,不过,那绝对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因为崇拜对方、敬佩对方,如果说部落里一位强大的勇士不幸战死了,兽人们会以角斗的形式选出十个左右最强壮的男人,将那位勇士分了吃了,主要是四肢和心脏等等,其余则恭恭敬敬的安葬。/亅说芭壵鯁亲斤樶筷

因为他们认为,只要吃了那位勇士的血肉,就能获得他生前的力量。

而如果是一位年老的萨满死了,那么接替他的年轻的萨满会将前辈的脑髓吃掉,因为这意味着他继承了前辈的知识与经验,而同样的,其余的部分则恭恭敬敬的安葬。

就算是被他们抢走的人类战士尸体,在{瓜分}完力量之后,也会受到勇士的待遇安葬,当然了,在人类一方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是文明的差异。

雅布图,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当他回到堡垒的时候,部落中的老萨满们都在大门门口站着,包括他的父亲,整个兽人部落的酋长。

在看到这些战死的战士尸首时,站着这边的兽人们气氛非常沉重,但是他们什么也没说,没有哭喊的,也没有大骂的,仅仅只是默默地站着。

身高三码多的兽人勇士雅布图单膝跪在父亲身前,低下了头。

老酋长默默地点了点头,招了招手,叫那些活着的人将死去的同伴掩埋,扶起了自己的儿子。

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雅布图低声说道,“人类,变得强大了,他们有武器、魔法,很厉害.....”

“唔,”老酋长叹了口气,拄着木头拐子说道,“我们失去了一千年的时间。。。。:”

雅布图沉默了一下,说道,“就算我们能攻占人类很多很多土地,我们也会付出沉重的代价,部落的勇士们、、、而且,他们人类中,有好几个使徒。强大的使徒、、、、”

“我知道,:”老酋长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先祖的力量已经告诉我了世界发生的一切,但是,为了部落的延续,我不得不那么做、、、我为勇士们的牺牲感到悲痛,但是,我更悲痛我们故乡的同胞,土地,肥沃的土地,大片大片的肥沃土地,为了这个,就算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说着,他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说道,“比起牺牲的勇士们,部落的延续更加重要,即使我们失去了所有能够战斗的勇士,但是只要我们的种族还没有灭亡,她仍然延续着,那么,所有牺牲都是值得的!包括你,我最英勇的儿子!”

“为了部落,我会按照您说的去做!”雅布图默默地低了低头,眼眸中泛起几分嗜血的红芒,在他身后,隐隐浮现出一只长着獠牙的凶兽的虚影。

卡萨利斯地区,大风谷

大风谷,是精灵族的集聚地,他们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几百年但是,精灵族们最初并不是住在这里,而是住在靠近湖泊、河流的边上,他们会在哪里建造自己的城堡。

说起来,精灵族的城堡很有意思,整个城市内看不到一块石头,他们的房子,直接在巨树里面。

但是,他们从来不破坏树林,即便是要搭建住所,也是用一种类似蔓藤又类似树木的植物,这种植物生长极快,尤其是在施展了生命魔法之后,几乎眨眼的功夫就能变成一棵巨大的树木,而精灵族,便使用这种植物建造自己的城市。

在第一次联盟战役中,他们才是与兽人决战的真正胜利者,然而,由于两次内乱,导致了损失严重的精灵族彻底失去了东部大陆霸主的地位。

到黑铁时期,人类逐渐形成领主、公国,在那时候,人类与精灵也发生过一些小规模的交锋,精灵原以为凭借他们的生命魔法就能打败人类,但是很遗憾的,他们失败了。

当到了萨森王时代时,不计其数的大小公国逐渐形成两个国家,北方是以黑魔法师为主的帝国,南方则是受白魔法师掌握的教廷,而当时的精灵,内部早已分裂,单凭一个族或者几个族,根本无法与两个人类国家中的任何一个抗衡。ノ亅丶哾芭士ωω.xíàōんúoΒùδ.ο艏橃

渐渐地,心灰意冷的精灵们淡出了人类的眼中,挑了一些偏僻的地方居住,而当时的萨森王忙着与教廷开战,顾不上他们,以至于现在若是在人类城市中看到一个精灵,人们都能惊讶半天,要换坐在黄金时期,这根本就不算什么,要知道,当初有些精灵族人,有一些可是和人类居住在同一座城市的。

或许,凡是高智慧的种族,都逃不开内乱,人类是这样,精灵族也是这样。

一个月前,精灵族忽然向作为同盟的人类求援,原因很简单,他们又一次的爆发了内乱,叛军一度攻到女皇的宫殿。

而就在精灵族的使者刚抵达萨森的同时,精灵族女皇的护卫军被叛军击溃了,叛军占领了宫殿,精灵族女王以及一大群高等精灵全部被关押了起来。

而这叛军的首领,叫做克里西斯,原来只是一个中等精灵,是一名游侠,很难想象,他所率领的一支仅仅有几百人的叛军就能击溃所有的女皇护卫,将女皇关押了起来。

这是一百年来精灵族第一次内乱。

“为什么要这样做?”女皇愤怒地望着叛逆者问道、

女皇确实有这么问话的资格,毕竟在这百年中,这位宽厚的女皇并没有什么过失,在她的统治下,精灵族虽说无法再回到一千年前东部大陆的霸者地位,但是种族却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在被扣押的女皇那愤怒的目光中,克里西斯淡淡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不想触犯您,女皇,但是,我认为,您不适合作为领袖带领族人,回复一千年前的辉煌!”

“千年……”女皇愣住了,原有的愤怒表情逐渐退去,疑惑问道,“你要做什么?”

“背叛者必须受到惩罚!”

女皇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一时间没有理解对方的话,但是在几个转年之后,她明白过来了,露出一脸骇然的表情,震惊说道:“你……你疯了?”

背叛者,这可是精灵族对于人类的称呼。

还没等克里西斯说话,旁边被压着的几名高等精灵气愤的骂道:“你才是叛徒,你只是一个该死的下等仆人,竟然敢扣押女皇!”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克里西斯背后隐隐浮现出一个朦胧的虚影,虚缓缓的睁开一双淡红色的眼睛,凡是接触到他目光的精灵,都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即使是女皇,也不禁从内心深处感到了畏惧与臣服。

“是谁给了你们插嘴的胆量?是谁给了你们仰视我的权利?”

在克里西斯那无法言喻的逼人目光中,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仿佛受到某种强制的力量般。

“只有死才能赦免你的罪恶,去死!”克里西斯淡淡说道。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那些高等精灵突然停止了怒骂,抬起右手,施展魔法贯穿了自己的胸膛。

而令人愕然的是他们的表情,他们那惊恐、畏惧的表情意味着他们根本不想那样做。

就是这股力量,无法抗拒的力量,恶魔的力量……

就是这股恶魔的力量彻底瓦解了整支宫殿护卫队……

女皇的心凉了半截,因为她意识到,即便是整个精灵族,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抗衡这股来自恶魔的力量……

包括自己……

在女皇战战兢兢的目光中,克里西斯走到了她的面前,俯下身捏着她的下巴,沉声说道:“去召集所有的族人,以你的名义……”

“不……”女皇强忍着心中的战栗摇了摇头,惊声说道,“你不知道现在的人类有多么的强大……”

“哼!”克里西斯冷冷一笑,松开手淡淡说道,“我要比你更加清楚人类的力量,但是……但是,那又怎么样?”

“你会将我们整个族都引向灭亡!”

“向人类屈臣服?我们的荣耀呢?我们的骄傲呢?”说着,克里西斯的眼中逐渐泛起了淡红色的光芒,沉声地说到,“所有的人都听着,人类,可耻地窃取了原本属于我们的荣耀与战果,他们是我们的敌人,一味地退让,迟早会将我们整个种族覆灭!”说着,他顿了顿,一字一顿说到,“以我的名义,召集所有族人,对人类......开战!”

“是!”除了精灵女皇外,所有的精灵都恭敬地跪看下来,哪怕是那先先前还怒骂着的高等精灵。

精灵女王忽然感到灵魂深处涌出一股名为臣服的错觉(可不可以理解为雷哥把我写进去了),那是一股叫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这个族人,不,是这个族人背后的恶魔,仿佛是天地间唯一的一位王者,任何生物都必须臣服与他。

——梵多——

傍晚的时候,贝利亚提前结束了瑞奥克斯学院的事务,一个人站在广场的喷水池边,望着池子里的水。

“很有兴致啊,第一次见到你到这里来!”忽然,他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贝利亚转过头去,见狄娅搀着索斯的手站在自己身后,轻哼一声。

狄娅了解贝利亚的脾气,借口去看看一边的店铺离开了,给了两人单独说话的时间。

“等莉莉丝?”索斯微笑着问道。

贝利亚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冷哼一声,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沉声说道:“感觉到了么,最后的两个远古意志也苏醒了……”

“是么?”索斯愣了愣,耸耸肩说道:“我可不是占星师,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只是一种感觉……”贝利亚沉默了片刻,皱眉说道:“暴食、傲慢,这可是两个非常难缠的家伙……”

“你和他们较量过?”

贝利亚摇了摇头,望着城内的水低声说道:“在我的世界,苏醒的只有贪婪和懒惰,其他几个家伙,都在沉睡中没有苏醒,但是这个世界……”

“难缠到什么程度?”

“遗迹中的文献记载,傲慢是第二个诞生的远古意志,只比贪婪慢一秒,你应该知道,贪婪是所以远古意志的兄弟,换句话说,傲慢才是第一个诞生的,象征着最初的权威,暴食是最后一个诞生的,比起暴食,我更加比较担忧傲慢……”

“你的意思是……”

“在古老的文献中,诞生越早的远古意志,便具有越强大的神之力量,越不具野心的远古意志,便拥有越强大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傲慢……”

“啊,或许是强大到足以到比拟斯洛斯的存在,甚至要比斯洛斯更加强大,即使是暴食应该也具有超越嫉妒的力量,你应该知道,远古意志的战斗,其实真正战斗的只有四个远古意志,贪婪、嫉妒、愤怒、淫欲而暴食是中途退出的,而像傲慢与懒惰,从一开始都没打算参加……”

“的体现么?”

“嗯,代表越强烈的远古意志,本身的力量便愈加强大,在我看来,最强大的,恐怕不是愤怒,而是傲慢,的歌是懒惰,斯洛斯……”

“能力呢?”

“不清楚啊!”贝利亚微微叹了口气。

“你很担心么?”索斯好奇问道。

“担心?”贝利亚露出了几分冷笑,淡淡说道:“你要搞清楚,这个世界无论变成怎样,我都无所谓,相反,我倒是蛮期待的,七个远古意志之间的战斗……”

“你……”索斯无语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忽然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柔柔声音。

“说什么呢?”

索斯下意识转过头去,见莉莉丝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走了过来,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古怪的笑容,望了一眼贝利亚,对莉莉丝微笑说道:“晚上好,莉莉丝!”

“你好,索斯!”莉莉丝礼貌地行了一个礼,望着她那贤淑的模样,很难想象她其实是一个脾气暴躁、反复无常的女人。

“那么,我不打扰你们了!”索斯嘿笑着离开了,只剩下黑着一张脸的贝利亚单独对着莉莉丝。

“你这是什么表情?”望见贝利亚脸上的表情,莉莉丝的笑容顿时消失无影,低声说道:“这可是你邀请我来的!”

“是是!”贝利亚皱这眉摇了摇头。

见贝利亚的表情有点不对劲,莉莉丝诧异的打量这自己的装束,又望了眼四周,却见附近其他人都只是穿着普通的便服,有的甚至是一件简单的魔法长袍,望着那些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莉莉丝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你再等我一会,我回去换一身!”莉莉丝说道。

“算了吧……”

“那怎么行,”莉莉丝咯咯一笑,望着贝利亚说道,“我可不希望你被人笑话,你可是我的男人呢……”

“谁是你……”贝利亚下意识的反驳着,然而还没等他说完,莉莉丝化作一道黑暗气息消失在原地。

凭心而论,贝利亚很清楚,莉莉丝在这几年后没有亏待自己的,能让一向盛气凌人她这样低声下气地对待自己,贝利亚有时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他才邀请莉莉丝。

但是,内疚并不是爱慕……

无论莉莉丝怎么做,都无法代替贝利亚心中的那个她,这一点,贝利亚清楚,莉莉丝也清楚,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说破罢了,贝利亚是顾及对方的使徒身份,而莉莉丝,是不敢,是不愿意……

就在贝利亚叹息的时候,街上的人群中匆匆跑来一个人,碰地一身装在他身上。

贝利亚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模样,但是听对方道歉时清脆的声音,顾及是一个十七、八岁女孩子。

望着对方跑远的背影,贝利亚下意识用左手摸了摸腰间,果然,他的钱袋没了。

但是他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是一边冷声笑着一边缓缓抬起了右手,只见他的右手上,分明有一袋装的鼓鼓的钱袋。

“和我玩这套?哼!”贝利亚惦着钱袋,露出一脸的古怪笑容。

就在他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一声“站住”,随即,那个撞到他的女孩子又回来了,匆匆跑到他面前,恨恨的将一只空扁的钱袋丢到贝利亚怀了,随即抬起手,愤愤说道:“还给我!”

“还给你什么……”说道这里,贝利亚的声音戛然而止。

望着女孩子的面容,望着那异常熟悉的容貌,他愣住了。

少女狠狠的瞪这贝利亚,从他手中夺走了那只钱袋,哼了一声,转身跑开了,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贝利亚的脸上莫名的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是他这几年来从来都没有过的真心笑容。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再次重逢……

相遇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希望那个时候,我们依然能够认得彼此……

广告赞助

是每日更新量最大的黑魔法师 第七十二章 未完的结局


上一章  |  黑魔法师目录  |  下一章